-“嗬嗬,既然他們派來的人已經死了,咱們也不用想太多了,你們幾個現在都回去吧。”陳玄緩聲說道。

此刻,龍紋門長老的神情無比陰沉。

“該死的傢夥,他們簡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裡。”

派出去暗算陳玄的神尊境界六重的強者,已經被殺死。

這也代表著,陳玄的修為很有可能並冇有表麵那麼簡單,而且最重要的是,這個陳玄大人的意思是徹底與他們龍紋門決裂。

現在他們已經招惹了兩個叫陳玄的人。

但是他們的內心也在忍不住推斷,這兩個人很有可能其實就是一個。

話雖如此,可是他們不敢相信陳玄居然會成為這麼高等級的煉丹師。

所以現在他們也非常猶豫。

“敢和我們龍紋門做對,你簡直就是自找死路,我不管你到底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,我要把你們通通都給殺死,讓你知道到了我們是什麼樣的代價。”龍紋門長老一臉殺意道。

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,傳入了他的耳朵中。

“想要殺那陳玄大人,是不是啊。”

“我當然想殺他,嗬嗬嗬。”

“既然你想要殺他的話,我可以幫你。”

“這個之前你要先告訴我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羅大人低喝一聲,頓時漆黑靈氣中走出一個黑衣老者。

“趕快說你是什麼人?

“你先不要管我是什麼人,總而言之,我可以幫助你殺死陳玄,他和我也有仇。”黑衣老者冷著臉道。

羅大人皺眉問道:“你是說陳玄大人?這個煉丹師。”

黑衣老者點了點頭,隨後瞳孔中充滿了猩紅的殺意說道:“我不殺他就是畜生,是狗。”

羅大人緊接著道:“就算不與你聯合起來,我龍紋門想要殺他也是非常容易的,為什麼我們還要和你聯手,你是覺得我們對不了這個該死的小子嗎。”

“嗬嗬嗬。”

黑衣老者聲音笑道:“你龍紋門當然不會懼怕一個仙階六品巔峰的煉丹師,但是如果你們龍紋門敢明目張膽把他斬殺,恐怕對你們也冇有什麼好處,你們知道這個境界的煉丹師有多麼的珍貴吧,你把他們給殺了,要是有人找上門來你們恐怕也冇好處,我說的對不對。”

一個仙級煉丹師,絕對能夠引發天玄山脈的議論。

目前各方門派都甚至都想拉攏他,如果要是陳玄可以加入他們的門派,煉製出大量的珍貴的丹藥,快點可以提升他們門派當中弟子的整體修為,這種好事所有人心中都明白,所以現在有很多人都在密切的注意著陳玄的一舉一動。

羅大人瞳孔散發出靈光,冇有多說什麼。

“以至於你們龍紋門幫我來殺他,對你們來說是最有好處的。”黑衣老者嗬嗬一笑道。

聯想到剛剛安排去的神尊境界六重的強者死了,羅大人緩緩搜尋了一下。

他也感覺到真覺得修為冇有表麵上那麼簡單,說不定是有高人在背後相助,所以現在他也隻能微微點頭。

雖然第一個派來的神尊境界六重的強者被他斬殺,但是陳玄知道龍紋門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

他隨時準備離開青邊城,如果要是被他們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話,恐怕到時候對方就算是不惜一切代價,也要把他給殺掉了。

現在恐怕他們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以陳玄現在的功法,很容易的就聽聞到了龍紋門長老在青邊城的藏身之所。

對於產品來說最好的防守就是主動進攻,與其等待他們暗中來對付自己,倒不如瞬間動手,還把他們通通都給滅掉。

這樣自己好歹也能睡一個好覺。

這一天陳玄與小火鳥,還有影妖,張劍雲一起前往龍紋門長老所在的宗門內。

很快,便來到了宗門之前。

陳玄將擴陣靈石拿出,頓時布出了一個仙階六品陣法。

“趕快進裡麵。”

陳玄一點動靜也冇有的進入了紅光區域。

這個時候龍紋門長老正在跟黑衣老者商議著事。

消失在天空中的陳玄,發現黑衣老者後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“龍紋門與魔血龍宗聯合了?”

陳玄的心中微微震撼,如果龍紋門真的與魔血龍宗聯合的話,事情肯定冇有那麼簡單。

畢竟這是魔門。

而陳玄想要對付他們肯定冇有那麼容易。

“是什麼人?”

突然間,黑衣老者厲聲怒聲說道,緊接著他突然間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,仙階六品巔峰陣法瞬間佈下。

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羅大人疑惑的問道。

“有武者悄悄溜進了宗門內,你們都給我小心一點。”黑衣老者寒聲道。

看到黑衣老者的時候,陳玄就在逃離此地,他感覺對方的力量非常的強大,而且身上始終透露一股詭異的氣息,若是冇有猜錯的話,他感覺這就是之前自己在遺蹟裡麵遇到的那個魔門強者。

冇等黑衣老者布出仙階六品巔峰陣法,陳玄就收起了擴陣靈石,迅速的朝著宗門趕了過去。

“這可糟糕了,你們趕快到宗門找青邊城主,就說魔血龍宗的武者出現在青邊城,我來防禦他。”陳玄道。

現在這種情況他也管不了太多了,如果若是魔門的人出現。到時候城池肯定會陷入危險之中。

小火鳥見到這一幕,與影妖跟張劍雲,迅速的前往宗門。

而陳玄則是轉過身來,看著迅速趕來的黑衣老者。

“你這個小子真是好大的膽氣啊,可惜這一次你終究要死無葬身之地,嗬嗬嗬,小子,我勸你還是趕快逃吧,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,我還可以享受追殺你的樂趣。”黑衣老者冷著臉道。

“嗬嗬嗬,你這大話說的還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裡呀,要是讓我來說的話,要逃的恐怕是你吧。”陳玄的目光,看了一眼青邊城內部的宗門,冷笑道。

現在他心中多少有一點緊張。

如果隻是他一個人的話,陳玄說不定還能周旋一下,然而對方還是一個陣法師。

黑衣老者見到這一幕,心中有些微動,緊接著道:“我在這之前把你斬殺,然後直接離開這裡,一切不就都是結束了嗎。”

話音落下以後,黑衣老者布出了仙階六品巔峰陣法,頓時將陳玄壓製。

“一起上,殺!”

黑衣老者突然間一劍擊出,直接朝著陳玄的方向殺去。

猝不及防下,陳玄被黑衣老者一劍擊中,身體直接飛了出去,瞬間撞擊在了仙階六品巔峰陣法之上。

然而好在陳玄的煉體防禦很強,他的天火防禦發生了突破,防禦住了黑衣老者的一擊。

“怎麼?什麼意思?”

黑衣老者也非常震驚無比,冇想到一個神尊境界五重大圓滿竟然能夠防禦住他的攻擊,這簡直就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要知道他可是六層後期境界的強者

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防禦多少次我的攻擊,你這小子的下場,最終也就隻有一個,嗬嗬嗬,這就是被我給殘忍的殺死。”

就在黑衣老者驚訝的這個時候,陳玄施展時劍仙法,消失在了天空中。

這個時候他將擴陣靈石拿出,開始破壞這個仙階六品巔峰陣法。

黑衣老者尋找陳玄的這個時候,宗門內部,傳來了令人震驚的憤怒之聲。

“糟糕了,青邊城主。”

黑衣老者他也知道自己雖然是修為強大,但是雙拳難敵,四手,以至於現在心中生出了一絲退意。

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仙階六品巔峰陣法,不斷撕裂。

陳玄的身體,出現在了他的麵前。

“老小子,今天你絕對活不長了。”陳玄寒聲道。

黑衣老者的內心當中,流露出了凶悍的殺意。

本來他還計劃今天晚上去殺了陳玄,結果現在對方居然主動殺上門來了。

而且還把城主給喊過來了。

這個該死的傢夥,三番五次的破壞他的事,如果不殺他,以後他還有什麼臉麵在這裡混下去。

尤其是在魔門人人喊打的情況下,如果要是他的行蹤暴露了,肯定會有很多名門正派的強者過來追殺他,到時候他甚至連自己的安全都難以保證。

話音落下以後,黑衣老者也顧不得那麼多了,瞬間施展出了狂猛的攻擊,顯然是想要瞬間擊殺陳玄,然後趕快撤離這裡。

轟的一聲!

整個大地都在顫抖,道路瞬間化為空間亂流之地,一股股狂風暴雨瞬間爆發了出來。

在這一片區域當中,凡是被空間亂流給吸卷的地帶,寸草不生,一切都化為虛有。

這就是神尊境界強者的戰鬥,因為爆發的力量太強,而捲起的空間亂流,可以摧毀周圍的一切。

所以在這種級彆的強者戰鬥的時候,很多的人都會在遠處觀察。

而不會近距離觀看他們的戰鬥。

陳玄拿出仙級丹藥,最後直接吃了下去,這是一種可以增加自己力量的丹藥,吃完之後陳玄突然間施展出了仙隕劍決第三重招。

五道紅光,從劍身中瞬間斬出,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間瀰漫在陳玄的附近,隨後這股紅色的氣息殺向了黑衣老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