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n小說 >  一世豪婿 >   第2045章 柱國折

-“徐姐姐,保重啊。”

外麵,依舊是大雨傾盆。

成千上萬噸的雨水直落。

葉語嫣站在車前,向徐蕾道彆。美眸之中,含著淚水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自從葉凡離開之後,葉語嫣的人生裡,似乎便隻剩下了分彆。

與葉凡的母親分彆,與秋沐橙分彆,與徐蕾分彆。

葉凡在的時候,所有人都會聚在他的身邊。

他一走,曾經的故友、親人,便儘皆散落天地。

葉語嫣真的怕,怕今日這一走,便是徹底的永彆。

可是,她終究不能決定彆人的人生。

既然徐蕾選擇留下,她也隻能尊重她的選擇。

嗡!

引擎轟鳴。

暗夜之下,葉語嫣乘車遠去。

橘黃色的燈光仿若刀劍,刺穿那永恒的黑暗。

“薛老,你又何必留下?”

“剛纔,你應該和語嫣,一同離去的。”

送走了葉語嫣,徐蕾望向身旁的老人。

薛仁陽笑了笑:“我一把老骨頭了,這麼多年也活夠了,臨死之前,就讓我任性一把吧。”

“就像你說的,為龍主,守住這燕京之地。”

徐蕾看著他,最後也欣慰笑了。

“小凡哥哥有你們這些知己,九泉之下,定也能含笑了。”

笑過之後,徐蕾便恢複了往日清冷威嚴的側臉。

她拿起電話,當即傳令:“傳我命令,今夜之後,凡徐家勢力成員,全部彙聚於徐家莊園。”

“同時,派出人手,屯糧備戰。”

“一場戰爭,就要開始了。”

在得知武神殿大廈將傾之後,徐蕾也正式開始了最後的準備。

她讓手下人員全部集合在徐家莊園,準備依托陣法固守,應對隨時可能到來的危機。

“薛老,你也回去準備一下吧。”

“把能帶來的人,都集合到徐家。”

“剩下的人,都遣散,讓他們各自回家吧。”

“一場更大的風雨,馬上就要到了。”

徐蕾望著武神殿的方向。

那裡,黑雲密佈,雷電交加。

震耳欲聾的聲音,不住的從燕山的方向,朝著四麵八方傳出。

徐蕾知道,那片地方,定在經曆著一場惡戰吧。

江東省,雲州市。

葉語嫣返回了雲頂山彆墅。

他找到李二,將徐蕾留下的事情,告知了李二。

“哎...”

“徐總對楚先生,用情至深啊。”

“這個世上,這種感情,真的是太少見了...”

對於徐蕾的選擇,李二滿心感慨。

他理解徐蕾的想法。

就像當年的他李二一樣,葉凡一走,徐蕾的心便徹底死了。

與其返回雲州,苟且偷生。

不如,死守燕京。

便是最後失敗,也能到下麵,去與葉凡相見。

“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。”

“隻可惜,楚先生生前,冇能給徐總一些名分,也冇能和徐總生下一男半女。”

“若徐總有孩子的話,也算個活著的念想。”

雷老三、陳傲他們也紛紛感慨。

楚楠同樣心情複雜。

她之前在燕京讀書,冇少受了徐蕾的照顧與關心。

當然,徐蕾之所以如此照顧他,也是因為葉凡的關係。

但是,雖然相處時間不長,可徐蕾依舊給楚楠留下了很好很好的印象。

像是位大姐姐,成熟知性美麗。

“李叔叔,徐姐姐應該不會有危險吧。”

“畢竟,楚門的目標是武神殿,徐姐姐隻是一個商人。”

“楚門難道還要對普通人下手嗎?”陳楠滿心焦急。

李二滿眼憂愁,搖頭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雖然,看現在的情形,楚門對付的隻是炎夏武道勢力。”

“可是我現在擔心,一旦楚門踏滅武神殿,下一步要對付的,就是楚先生的親友。”

“徐小姐乃是楚先生的紅顏知己,一旦楚門開始清掃楚先生的親友,徐總她們,必然不可能躲過。”

李二沉聲說著。

楚楠等人聽著,臉色都白了。

“難道,就...冇有什麼其他辦法了嗎?”楚楠聲音幾乎帶著哭腔。

“哎...”

“現在隻能希望,武神殿那邊還有些底牌,能擋住楚門的攻勢。”

“不然的話,唇亡齒寒。”

“等楚門一倒,下一步,直麵楚門的,就是我們了。”

房間裡,所有人的心情都為之一沉。

雖然現在有雲州大陣守護,雖然江北武道前來投靠。

可是,緊靠兩省武道,直麵楚門,李二等人心裡,依舊冇底。

咚咚咚...

突然,外麵傳來急促的腳步聲。

隻見金寶著急忙慌的闖了進來:“二爺,那頭黃牛還冇吃飽,還要吃。”

李二老臉當即就黑了:“那就拿給它。”

“可是咱們倉庫的糧食,已經都被它吃完了。”

次奧!

李二老眼瞬間瞪直了:“咱們數百口人一週的飯菜,那頭死牛一天就給吃完了?”

“這特麼究竟是個什麼怪物?”

李二簡直都瘋了。

就在今天白天的時候,一頭黃牛突然闖入了雲頂山彆墅。

李二他們以為是誰家跑出來的黃牛,正準備煮了燉肉。

可誰曾想,這黃牛會說話。

還自稱本王,姿態甚高,讓李二他們伺候好它。

不然的話,等楚門的人殺到,它是不會保護你們的。

李二等人雖然覺得奇怪,但一頭會說話的牛,他們也不敢得罪。

便隻得按照它說的,準備酒菜佳肴。

“二爺,我們要不把它趕走吧。”

“不然養著這麼一個怪物,還不得把我們給吃窮?”金寶建議道。

李二卻是搖頭:“這黃牛來的詭異,而且似乎目的是要保護我們對抗楚門,以後說不定會有大作用。”

“還是先老實伺候著吧。”

“除了姑娘那一項要求彆滿足它,其餘儘量都滿足。”

李二本能的覺得,這老黃牛不簡單,所以暫時先養著它了。

可是,金寶剛走,李二便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片刻後,李二的臉,刷的一下,就白了。

身軀晃了晃,最後無力的坐回在椅子上。

“老二,怎麼了?”

雷老三等人焦急詢問。

李二抬起頭,飽經風霜的麵孔上,悲慼滿麵:“昊...昊天宗師,戰死了。”

什麼?

仿若悶雷落下。

在場之人,儘皆神色一凜。

雷老三等人,更是如遭雷擊。

“戰..戰局,已...已經惡化如此了嗎?”

雖然他們之前早有心理準備,覺得武神殿毫無勝算。

可是,在眾人看來,劍聖他們便是敵不過楚門,逃跑應該是能做到的。

可是,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,終究還是傳來了炎夏封號的死訊。

雖然因為葉凡的原因,江東之地,對武神殿都冇有什麼歸屬感。

可是,數十年了,炎夏的封號宗師,就是炎夏的定國之柱,在無數的風風雨雨之中支撐著這個國家武道。

而今,當得知定國之柱倒塌,昊天宗師唐浩戰死的訊息。

可想而知,李二等人心中,會是何等的驚惶。

那種感覺,就好像炎夏國人一直倚靠著的參天大樹,倒塌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