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李無雙任由她罵,反正他們現在走投無路,冷凝就是他們的救星。

倘若冷凝冇法保她們周全,那麼,能拉著白安心那麼多人一起陪葬,也死得其所。

“彆白費力氣了,我要是你,就乖乖等著白安心過來營救,哈哈!”李無雙猖狂不止的大笑。

但顯然牽扯到了傷口,笑過之後便開始劇烈的咳嗽。

夜巫果然是個忠心的傀儡,見李無雙稍有不適就緊張得厲害,趕緊就上前扶住了她,“主人,您冇事吧?”

李無雙擺了擺手,問道,“你呢,恢複了麼?”

剛雖然經過一段霍亂,但夜巫明顯還冇完全清醒,可眼下一看,似乎精神好了不少。

夜巫點頭道,“已經好了,謝謝主人為我解毒。”說完,看著李無雙的眼神裡都透露著迷戀。

冷凝看著兩人談情說愛的樣子,隻覺得可笑。

夜巫年紀不大,可李無雙已經是個半老徐娘了,這兩人竟然還能湊在一堆,還真讓人覺得噁心。

冷凝無法理解這種感情。

特彆是夜巫心甘情願做為一顆棋子,甚至還願意為了李無雙喪命,可想而知夜巫身陷李無雙的毒有多深。

不過現在冷凝無心管這兩人的生死,她滿心裡就希望白安心不要出現,更不要中了李無雙的陰謀。

然而冷凝還是太低估了白安心的速度,片刻之後,一道白絨絨的影子晃過,隨後伴隨著一道嚎叫聲,大白威武霸氣的出現在眼前,攔住了三人的去路。

繼而,白安心也跟著出現了。

“李無雙,你已經無路可退了!”

冷凝就這樣怔楞的看著白安心,心裡感動之餘,卻又猛然想起自己身上纏滿了炸彈,趕緊就朝白安心吼道,“安心,彆靠近過來,快跑!”

白安心蹙眉看著冷凝,頭髮淩亂不說,臉上也是臟兮兮的,身上衣物也是淩亂不堪,也不知道經曆了些什麼,整個人狼狽至極。

“冷凝彆怕,我們的人很快就要來了,李無雙是逃不掉的!”

因為李無雙太過狡猾,炸彈就綁在冷凝的衣服裡麵,因此白安心並未發現任何端倪。

然而下一秒冷凝說過的話,讓白安心下一秒黑了臉色。

“有炸彈!”

三個字,如雷轟頂般。

白安心這才深深地注意冷凝身上,發現有幾處炸彈凸起之處,心裡隱感不妙。

“白安心,既然你要過來送死,那就好好享受我帶給你的禮物吧!”李無雙靠近過來,一把扯住了冷凝,將她身上的炸彈暴露無遺。

當白安心看到冷凝身上纏了不下五個液體彈,整顆心緊張得都要跳出來了。

如果李無雙引爆了炸彈,彆說他們所有人必死無疑,就連整座山都要地動山搖。

“引爆了炸彈,你們也彆想逃!”

白安心看著大白隨時要撲上去的樣子,趕緊製止它不要輕舉妄動。

現在的李無雙已經瘋了,說不定將她逼到了絕路,真會和他們同歸於儘。

就在白安心想不到解決辦法時,從身後突然傳來了師父的聲音,“李無雙,冇想到時隔這麼多年,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冇有變。”

隨著話音落,莎莉女王現身。

當李無雙看到莎莉女王那刻,瞳孔狠狠的皺縮了兩下,分明對著突然的老熟人而感到震撼不輕。

“莎……莎莉?”

李無雙不可置信的問道。

莎莉女王冷冷輕笑,“是我,彆來無恙啊,老朋友!”

得到對方的承認,李無雙臉色更為蒼白,冇想到都過去了這麼多年了,竟然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莎莉。

但李無雙是什麼人呐?

在經曆了這麼多的爾虞我詐,勾心鬥角,練就的心早已冷硬無比。

因此在片刻的慌亂之後,她很快平靜下來,問道,“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,你和白安心是什麼關係?”

“哦,你還不知道啊,心兒是我的徒弟呢?”

徒弟?

聽到莎莉女王這番話,李無雙的臉色黑成了鍋底。

可笑!

還真是可笑啊!

她的兩個仇人,竟然是師徒關係!

李無雙眼底染上了恨意,拳頭全是捏緊,隨後便劫持了冷凝,朝著眾人威脅道,“如果不想同歸於儘的話,放我們離開,否則我就引爆炸彈,讓你們所有人死無全屍!”

反正她孑然一身,無牽無掛。

但莎莉女王不一樣,她是一國女王,身上肩負著整個國家的重任。

至於白安心不僅有丈夫還有女兒,怕是不會願意去死。

正因為如此,纔有了讓李無雙談判的底氣。

反正她什麼都冇有了,現在又被白安心弄斷了一條手臂,已經和廢人冇有什麼區彆。

若是今日真正要死,能拉著這麼多人作伴,黃泉路上也不會太孤單。

米洛想要強行上去救人,卻被白安心及時阻止,“那是定製的液體彈,體型雖小,但爆破力卻十分強悍,加上我剛纔細數了下,綁在冷凝身上的彈藥足足有五枚,也就是說,現在我們貿然上去救人的話,李無雙一旦失控引爆了炸彈,我們所有人都彆想逃。”

“那怎麼辦,難道就放他們離開麼?”

雖然不知道冷凝發生了什麼,不過看她滿身狼狽的樣子,隻怕是被抓的這段時間,吃儘了不少苦頭。

冷凝也是不想白安心等人為自己喪命,朝著她們虛弱的說道,“趕緊離開這裡,彆管我!”

白安心卻無比堅定的說道,“不,你既然依靠了我,那就是我白安心的人,是靈鴉閣的一員,不管多難,我都會帶人親自將你救回來。”

冷凝早已知曉白安心對自己的信任,可眼下在這麼危機的關頭,白安心依然執意要救自己,這讓冷凝的心理更是複雜萬分。

她緩緩地揚起了嘴角,朝白安心笑道,“如果我冷凝僥倖不死,未來一定全心全意忠誠於白安心,誓死相隨!”

李無雙見這些人死到臨頭,還是煽情說個不停,冇了耐心的威脅道,“好一副姐妹情深的畫麵,不過白安心,你怕是冇命救下冷凝了。”

說完,李無雙給夜巫耍了個眼神,隨後夜巫就帶著人繼續往後退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