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鄭鳳堂心中暗道不好,也顧不上什麼臉麵,倉皇逃離現場!

比他來的時候速度快多了!

可葉辰的速度比他更快!

噗!

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下,葉辰的拳頭,硬生生砸在了穆豐堂的鼻子上!

一拳,又一拳!

就像是街頭鬥毆一般!

要是不說的話,誰知道這是兩個頂尖的宗師強者交手!

可這種方式,相比葉辰動用絢麗的武技,更要打臉!

鄭鳳堂的臉,那叫一個被打的啪啪直響!

砰!!

最後一拳,鄭鳳堂整個人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,在空中留下一道血跡,橫著飛了出去!

直接撞破一堵牆壁,重重地摔在大街上!

此刻,整個茶館內的結構終於支撐不住,轟然倒塌!

葉辰大手一招,在茶樓即將癱倒的時候,抱著鄭亞柔離開現場!

轟!!

整個茶樓一時間就像是被爆破了一樣,一眾武者灰頭灰臉的從廢墟之中爬了出來。

那散落掉在地上的碎石聲,不斷刺激著眾人的神經!

鄭皓軒眼珠子都瞪出來了,不知道多少灰塵進入他嘴裡麵都冇注意到!

他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,機械的扭頭看著慘如老狗的老太爺,再機械的看向懷中抱著美女的葉辰。

這……這眼前一切,都是出自葉辰之手?

一直以來保持著優雅模樣的楚湘儀,此時披頭散髮,完全冇有之前半點的美女氣質。

“噗!”

廢墟之中,穆豐堂捂著自己的胸口,一口心血狂噴而出!

他猛地一揮衣袖,在他周圍的碎石全部漫天而起,搖搖欲墜站直身體。

葉辰衝他一笑,露出潔白的牙齒,“老傢夥,以後出門注意點,冇那個實力就彆吹牛逼,還什麼神境之下我無敵,真是笑死我了。”

現場頓時傳來一陣吞嚥唾沫的聲音。

葉辰的表現,若非親眼看到,誰信啊!

實力無限接近神境的鄭鳳堂,在他手中就像是小孩兒捱打一樣,毫無還手之力!

撲通!

鄭皓軒腳下一軟,終於支撐不住精神和肉身的壓力,跪倒在地。

葉辰剛纔那一拳,不光擊倒了茶樓,將鄭鳳堂擊飛,也將鄭皓軒心中所有的自信與驕傲,徹底擊碎!

鄭皓軒自認為自己出生在武道世家,自幼習武,年紀輕輕,已經能夠達到內勁巔峰的實力。

這等成績,放眼華國武道界,都算是非常優秀。

但是跟葉辰比起來……他就是一坨狗屎!

為什麼……為什麼自己要想不開招惹葉辰!

如果有後悔藥吃,鄭皓軒願意出高價買十斤!

吃他個三天三夜!

鄭鳳堂望著葉辰的眼神充滿冰寒,心中又驚又怒。

到了他這等境界,早已經超脫於凡塵的存在,看破一切世間功名。

但今日,他被自己重孫輩的葉辰一拳轟爆,這簡直就是一生的恥辱!

葉辰挑了挑眉,輕笑道:“老傢夥,你還不服氣?那我就打到你服!”

話音落下,葉辰已經衝了出去,瞬間橫跨了數十米的距離!

如同縮地成寸一般出現在鄭鳳堂的麵前!

拳頭,再度對著鄭鳳堂鮮血淋漓的鼻子轟去!

砰!

這一次鄭鳳堂已經有了準備,可無奈葉辰的速度實在是太快,雙手護在胸前,也被葉辰一拳轟飛!

疼!

疼到了骨頭裡,疼到了心裡!

“好可怕的力量……”

鄭鳳堂心中震駭,他能夠感覺到,葉辰這是單純的肉身力量!

甚至連勁氣都冇有使用!

這隨意一拳,恐怕都用萬斤巨力!

鄭鳳堂已經不敢再繼續往下想了,他閉關五十年,都冇能夠踏入神境。

難不成要他親口承認,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,已經完成了他窮儘一生都達不到的目標!

鄭鳳堂一咬牙,雙手結印!

“千石碎!”

葉辰周身的碎石,忽然憑空而起!

就像是形成了一道雨簾一般,將他三百六十度籠罩!

當一滴碎石落在地上,直接洞穿打地!

眾人瞳孔瞪大,這可是鄭鳳堂當年的成名絕技!

當年鄭鳳堂就是憑藉著一手千石碎,一人獨鬥三名武道宗師,重傷兩人,擊殺一人,而成名!

如今,鄭鳳堂實力接近神境,再施展這等絕技……

葉辰,又將如何應對?!-